欢迎来到云南刑事辩护服务网

在线咨询 | 联系我们

您所在的位置: 云南刑事辩护服务网 >法律常识

律师介绍

黄云龙律师 云南刑事辩护专家律师 黄云龙 云南省普洱市人,云南中天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、副主任、律师,中国法学会会员,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,云南省律协刑事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,中华毒品犯罪辩护联盟成员。现担任数十家... 详细>>

在线咨询

联系我们

律师姓名:黄云龙律师

电话号码:0879-2855556

手机号码:13678777096

邮箱地址:yunlong_come@126.com

执业证号:15301201510505259

执业律所:云南中天律师事务所

联系地址:地址1:昆明市盘龙区穿金路188号金尚国际A座14楼(白云路地铁站旁) 地址2:普洱市思茅区梅园路15号城市花园2-4号商铺(梅园路公交车站旁,城市花园门口向内20步右侧一楼,乘2路、8路公交车可到达)

法律常识

武汉面馆杀人事件:怎样确定和你吵架的人不会突然砍死你?


怎样确定和你吵架的人不会……

文|衡小剑   主播|女肙 


 01 

如何才能生如夏花,死如秋叶


泰戈尔在《飞鸟集》中写道——要使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


但他却没为我们指出,如何才能生如夏花,怎样才能死如秋叶?


国人总爱谈论“生”的可爱,而避讳提到“死”。我曾经在过年时不小心说了一个“死”字,被父亲一个耳光打过来……我们明知道有生就有死,但总是在刻意规避提到它,无论是个人、家庭还是整个社会。


正因为我们太少地提到这些,以至于在危难关头时,我们居然意识不到,还在互相争执、激辩、辱骂。自以为是的生机勃勃,其实暗藏着的是死气沉沉,当所发生的事情结束后,所有看客却只能呆若木鸡……




2017年2月18日中午,武汉。


有三个年轻人去一家面店,点了三碗热干面。菜单的招牌上写的是四块钱一碗。


吃完面结账时,面店老板姚某表示每碗面五元钱。春节前就涨价了,只是一直没来得及把牌子改回来。


三个人中的两个人对这件事没有异议,准备付钱。但22岁的胡某向面店老板提出质疑。


老板姚某回答道。


“我说几块钱就是几块钱,吃不起你就不要吃!”


争执愈演愈烈,逐渐升级成厮打,据目击者说姚某曾掐住胡某的脖子。但很不幸的是,最后老板姚某被胡某残忍杀害,犯罪现场极其血腥。


光天化日之下,杀人夺命。所有看到此景的目击者都不敢上前,先后共有50多人同时报警,胡某当场就被抓获。


3D模拟,武汉面馆血案细节曝光(不血腥)



这个案件在微博上迅速传播,之所以备受关注,至少有以下两点


①作案动机之微小

②作案手段之残暴


于是,各种鸡汤文又开始疯狂刷屏。


《人永远需要两种能力——好好说话和情绪稳定》

《控制情绪到底有多重要?》

……


我承认,当我们生病受伤时,一碗有营养的鸡汤确实可以发挥作用,让我们更快地好起来。但是它充其量只能作为一个辅助的功用。


我们不可能一辈子情绪都如水面般平稳,不可能一辈子不和别人吵架。


 02 


 

“人格被侮辱”才是激情杀人最大的动机


我们来看一个个人资料:


1996年—2000年,初中和高中都就读于省重点中学。成绩优异,曾获得全国奥林匹克物理竞赛二等奖,被预评为“省三好学生”。


2000年—2004年,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云南大学生化学院生物技术专业。


这份简洁简历看上去清晰明了,勾勒出一个热爱学习,欣欣向荣的好青年的模样.


其实,你可能已经猜到了。上面提到的就是当初震惊全国的马加爵的个人资料。


他学习成绩优异,但家境贫寒,以至于让他在待人接物方面显示出些许的与众不同。但如果有人连他平时打篮球容易与人发生争执,都作为他内心阴暗的佐证的话,我认为难免有点欲加之罪。


案发前的某一天,马加爵和室友们在一起玩牌。中途,室友们怀疑马加爵作弊,就说:“没想到连打牌你都玩假,你为人太差了,难怪龚博过生日都不请你……”这句话深深刺痛了马加爵……


正如大家所知道的,他残忍地杀害4名室友,为了掩人耳目,还将他们封装起来一一藏在宿舍衣柜里。


而这些仅仅是因为马加爵觉认为自己受到了侮辱。


 

 


也许一直以来,那种没有皮外之伤,仅存在于人心理的疼痛一直被我们所忽视。就像大多数人觉得打架比吵架更严重,然而真的是这样吗?


我们也许都太小瞧“侮辱”的力量了。


那种存在心中,却无法被人看到,更无法被人理解的疼痛远比被打得鼻青脸肿更加值得人们去关注。


但被取代的,确是又一批鸡汤文的诞生:


《远离社会中的垃圾人》

……


首先,请你告诉我,垃圾人都长什么样子?


 03 


哪有什么“垃圾人”,他们平凡而普通……


 

 


我有个高中同学,小洁。很小的时候,她父母就离婚了,只有妈妈带着她生活,她妈妈是市医院的医生。小洁开朗阳光,又品学兼优。


可这样开朗的小洁曾经却冲进厨房,在案板上拿了一把菜刀,差点捅死一个男人。


那是我们高三时候的事情,小洁的妈妈作为医院里的主治医生,在一次手术抢救的过程中,手术失败。


病人的家属们找到了小洁家的地址,带着好多人一拥而入。硬逼着小洁妈妈跪在他们面前,给他们道歉,他们还用手机拍了照片……小洁当时被吓得瑟瑟发抖。


后来他们三番五次上门,还不停地威胁小洁的妈妈,小洁说:“我亲眼看见一个瘦高的男人坐在我家的沙发上耀武扬威,对我妈颐指气使,将一口唾沫吐在我妈妈身上。


她狠狠地说:“我转身就冲进了厨房,顺手提起一把刀,一刀就朝那个男人砍过去了……


但幸好,她用力过猛,身子一歪,只砍到了沙发上,整个沙发皮被一刀划开,看到了里面泛黄的泡沫。


后来这件事情在医院和家属协调了之后,得到妥善的解决。很多年之后,我常常跟小洁当笑话一样聊起这件事,她还是会感觉到后怕,她只觉得当时自己和妈妈都受到了人格的侮辱。


她看了看我,笑着说:“还好当时没有杀人。


 


法律上有一个专业名词叫“激情杀人”。即本无任何杀人故意,但在被害人的刺激,挑逗下而失去理智,失控而将他人杀死。


那种“激情杀人”的情绪,就像是人身上的一个阈值。有时候人受到刺激,挑逗,甚至辱骂,情绪就会一点点向上涨,当人们所承受的委屈超过了这个阈值之后,就会变成野兽。


而唯一的区别就在于,有些人阈值高,有些人阈值低。


但我们能单纯的认为这种情绪阈值低的人就是“垃圾人”吗?


就算可以,我们又如何来制定一个标准,阈值要低于多少才是垃圾人,要高于多少才是正常人?


我们又如何来测定每个人的阈值呢?


 04 


如何确定和你吵架的人不会突然砍死你?


这时,又有一则新闻突然出现:


凶手武汉面馆案件中的凶手胡某患有“二级”的精神残疾于是人们开始说,我们只要远离有精神障碍的人,就万事大吉了。


事实真的如此吗?


 

 


首先,我认为,患有精神障碍的人并没有我们想象地那样危险。


 

其次,你又如何来判断这个正在和你发生口角的人精神方面是否有残疾呢?


他们不会想像我们臆想的那样,破衣烂衫、语无伦次、而且恶心肮脏……他们很有可能和胡某一样,穿着干净,举止正常,甚至还更加聪明


所以,请不要随便找个理由,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倒“精神病”上去,真正能确保不被吵架的对方砍死的关键因素在于,不要让对方感受受到人格侮辱。


我们都是凡夫俗子,没办法像圣人那样活着,没办法在自己左脸被打了之后,还要把右脸伸过去,更没有火眼金睛去看对方到底是不是所谓的“垃圾人”甚至精神方面有残缺的人……


那我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在与别人争执的过程中,给对方说话的空间与时间,让他也能在这场激烈的争吵中,发泄自己的情绪而不是积攒起来。


即使对方在精神方面有残缺,因为你的让步,也令对方有喘息的余地。正因为他们没有被你逼到死角,假如遇到了被激怒的阈值较低的人,你也就给自己留了一条活路!


吵架是沟通的桥梁,是发泄的方式,当我们在与别人争吵的过程中,以情理作为出发点,并且让对方充分表达出他的意思,而你能够尽可能地去倾听甚至接受。


那么吵架实在算不上是一件坏事!


我曾经去天津考研究生,操着南方口音,第一次到这个新地方。


坐上出租车,按表付费。我给了他13元,师傅也不回头看我,直接来了一句还需要再补3元。


我以为我看错了,打表器上确实显示的是13元,我便多说了一句:“确实是13元啊,为什么要补?”


他见我是个学生,又是外地口音,恶狠狠来了一句:“你是从山里来的吗?以前没坐过出租车吗?现在都要补油费!”


我当时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,并反击到:“要补3元油费?不行,这不可能!你能给我任何的文件让证明我在天津坐出租是要补交3元油费的吗?”


他答不上来,我立刻背上书包下车关门。


他也立刻驾着车,扬长而去……


因为整个过程中,我给了他表达的空间和时间,虽然我表现地果决和冷淡,但他其实并没有受到任何人格侮辱。所以,这就大大降低了在吵架的时候,他可能会提刀砍死我的可能性。


而我本身,也还远远没有到达被激怒到达那个阈值。


在武汉面馆里,面店老板首先有侮辱胡某的行为,然后又几次掐住胡某的脖子,不再给他反驳和说话的空间以及时间。


这也是为什么胡某砍死了老板姚某的原因。当然,姚某罪不至此,胡某必须受到严厉的惩罚。


看到这则新闻,回想起那时在天津,如果那位出租车司机因为我的拒绝而不再去为难别的外地乘客,这不仅仅不让乘客受委屈,也很可能保全了司机自己的生命!


 

 

作者简介

小剑,90后水瓶座伪文艺青年,上得了厅堂,下得了厨房。没事码码字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


 

主播简介

女肙 :某电视台主编、央广夜听嘉宾主播,公众号in音为你负责人,一位用声音温暖你耳朵的“姑娘”微信:41196602

 
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,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,保证您的权利。

手机号码:13678777096

联系地址:普洱市思茅区梅园路15号城市花园2-4号商铺 梅园路公交车站旁,城市花园门口向内20步右侧一楼,乘2路、8路公交车可到达/昆明市盘龙区金尚俊发广场A座14楼

Copyright © 2016 www.hyllawyer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

技术支持:网律营管